Google Search Baidu Search
(多个关键字请用"空格"格开)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埠外报道

李元胜:你听,夜里那奇妙的声响

时间:2017-10-23  来源:“重庆”客户端-“鸣家”专栏  浏览次数:   作者:李元胜     打印  字体: 关闭

   

  夜深了,版纳植物园并不寂静,虫声此伏彼起,相当热闹。和白天逛植物园比起来,打着手电,沿着树丛仔细观察昆虫的生活,有着完全不同的乐趣。 

  讲一件有意思的事情。为了发现更多的昆虫,有时我会离开道路,到树林里面去。记得是为了观察一丛低矮灌木中的蛾蜡蝉,我踏着落叶,进入树林,这样才能换一个方向接近这丛灌木。和在道路上伸长脖子找蛾蜡蝉不一样,我已离它们非常近了——几乎就蹲在它们的身边,由于脚步很轻,蛾蜡蝉群一点也没受惊动,包括一只在灌木枝条上睡觉的蜥蜴,它一直保持着很萌的姿势。 

  这是彩蛾蜡蝉,它的翅上有清秀的笔画图案,我觉得那就是“八一”两个字,当然,也勉强可以看成极简的人脸图案,“八”是眼睛,“一”是嘴巴。我正在研究这两个字作为书法的水平究竟如何时,背后传来了“唰唰”的声音,来得突然,去得也突然。 

  没有思想准备的我吓了一跳,一下子站了起来,动作有点过大,蛾蜡蝉飞走了好几只,蜥蜴也惊动了,但是这个家伙很懒,它只微微动了一下,就又继续睡了。我打着电筒四处看了看,没发现什么动物,也没发现什么从树上掉落的东西。 

   

  奇怪了,究竟是什么声音?我静静站着不动,侧耳全神贯注地听着,希望这声音能再次出现。 

  几分钟后,“唰唰”的声音又响起来了,这回我听出点意思来,这声音不是单独的,而是连成一片的,声音来源的位置不高,几乎就是从脚边传来的。 

  找到了方向,就好办了,我转了个身再蹲下去,电筒光一寸一寸地在地面上扫射,这一带原来铺满了落叶,而在落叶上面,我发现了成群的白蚁! 

  白蚁怎么会发出这样“巨大”的“唰唰”声呢,真是令人难以置信。但是这一带的地面,再也没有其他东西啊,而且,那分散又连成一片的声音和蚁群的范围也很吻合。 

  电筒光锁定了白蚁群,但是,声音再没出现。一分钟,又一分钟过去了。我几乎快失去了耐心,移动了一下脚步,就在此时,“唰唰”声又响了起来,这声音有点像一堆沙撒到了树叶上发出来的响动。这次我看清楚了,声音是白蚁群整齐地抖动着身体发出来的。 

  声音肯定是白蚁群发出来的,但不知道它们为何要发出声音,是我的脚步让它们感到了威胁,发声来进行恐吓?还是用声音来互相提醒同伴呢?我猜测后者的可能性较大吧。集体发出威胁的声音,这样的谋略特点不太符合社会性昆虫的习性,它们基本上是沉默的生物。 

  同时,另外一个疑问冒了出来,白蚁是怎样发出声音来的,我没有看到过任何这方面的资料。 

   

  发声的昆虫,都各有绝技。比如雄性的蝉,腹部有着类似于小鼓一样的发音器,靠肌肉发力高速震动它发出声音,而蟋蟀的发音器在它的翅膀上,有类似于弦乐器的翅膜,还有用来弹拨翅膜的弹器,翅膀互相摩擦时,就弹出了声音。 

  不管使用什么乐器,昆虫们没有歌喉,要发出声音,都是靠高频率的抖动来完成的。所以我想白蚁也不例外。 

   

  还有另一种可能,这是过了很久,我才偶然想到的,白蚁靠这样高速抖动来互相传递信息,并不需要发出声音。白蚁是在地下生活的,视力几乎没有,它们的眼睛、鼻子和耳朵的功能,全部依靠重要而敏锐的触角来完成。因此,很小的震动就足够让同伴知晓了,没有必要发出声音。 

  所以,我听到的响动,或许,只是一个偶然,它们碰巧在落叶中集体抖动起来。这样的抖动,让落叶成了它们拨响的乐器。 

   

   

  李元胜 文/手绘 

 

  作者简介:李元胜,诗人,作家,生态摄影师,重庆市宣传文化“五个一批”市级新闻人才,中国作家协会诗歌创作委员会委员,重庆文学院专业作家,重庆市作家协会副主席。 

  诗集《无限事》获第六届鲁迅文学奖诗歌奖,《我想和你虚度时光》获《凤凰生活》杂志十周年暨幸福荟第三届“美动华人”年度(2015)最具影响力华语诗人大奖…… 

       原文链接:http://mingjia.cqnews.net/html/2017-10/23/content_43146057.htm

  

 

附件下载
相关新闻